林檎碳

暂时封网,各位有缘再见啦

【瓶邪】后沙海笔记 21

二十一、门内
(对二十章作了较大改动,建议两章连起来看)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因为火光的关系显得十分厚重,光线把他整张脸都模糊了,但透过明显的霜气,我还是认出了这个人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顶着我这张脸过活的人,我至少见过四个,动机各不相同。我很久没有调查这件事了,但我很清楚这些人现在依然活着,而且还有不少小动作,只不过,他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稍稍留意了那个人的身后,确认再没有人,扭头又看向他。他的眼神很锐利,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我一阵错愕,猛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我环顾四周。窄小的山洞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空旷,周围是封闭的,外边的山谷风根本吹不进来。我瞥了一眼被扔在地的蛇尸,摸到了裤兜里的一盒香烟...

【瓶邪】后沙海笔记 20

二十、绳索


出于习惯,我在第一时间就觉得我们俩被骗了。


骗过我的人有很多,为了自己的,为了我的,各种原因,数都数不清。我在很早的一段时间里就意识到自己是让人觉得能够轻易被骗的人,为此我也做过一些改变,但有胆子去骗闷油瓶的,除了那个不着调的黑瞎子,我是真的不相信会有第二个。


“小哥,你打算怎么办?”我挨着香炉坐下,抓起一把石子往里扔。


闷油瓶静默几秒,答道:“再看看,应该有别的路。”


“难说。”我把手伸至洞外,下探几尺,不出预料地摸到了捆在木桩子上的牛油绳。这种地方,越是原始的工具,就越能说明问题,“这条绳...

【瓶邪】后沙海笔记 19

十九、藏式香炉

烦躁的感觉渐渐淡了,我凭直觉找到闷油瓶的正对面,脱下外衣,隔着一个香炉,重新坐下。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计算到这一步的,如果前十几分钟我跟着小张哥走了山路,那么就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现在一切看起来都顺着他的意,这不禁让人不爽,我突然萌生了直接拍屁股走人的歹念,说不定能因此看到闷油瓶气急败坏的样子。

“你需要知道一些事情。”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放空和冷静后,他说了第一句话。

需要与否,本该由我自己来定夺,旁人的说辞只会成为一种干涉,我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一直是这么想的,“我发现你总是这样。”我道,“自以为是地给别人做安排,还要别人心甘情愿地去听。”

“我说过了。”闷油瓶的声音在山洞里愈发...

【瓶邪】后沙海笔记 18

十八、致幻的山洞


麻绳被我扯得很狠,我加大手劲,一点点地看着它被绷紧。所有人都在用一种眼神看着我,而我此时的头脑却十分清醒。


“不行。”我预料之中地听到了闷油瓶的回答。他还是把我当成了那个只会意气用事的愣头青。


在场的有和他一同身经百战的族人,有经验丰富的驯蛇人,他们没有意见,凭什么你过来给他使绊,你那不靠谱的直觉有那么准吗,吴邪。


“小年轻。”小张哥悠悠地说道,“劝你别白费力气,族长他这人不走寻常路,过不了多久就能绕回来,你跟着去顶多就是吃土,还不如乖乖走回这条路。”


我瞟了他一眼,发觉他这话说的的确是漫不经心,我不了解他近几十年来的经历,所以我无法用其他的一些...

【瓶邪】后沙海笔记 17

十七、诈

稍微吃了点东西减轻空腹感之后,我们离开了原来的宿营地。

马队落下的很多东西都被我们带走了,诸如用于野外生火和捕猎的工具,还有一些比较基本的医疗用品。都是看上去很是简陋的东西,但保不准能在关键的时刻拿来救命。

东西全都装在了胖子带过来的登山包里,很沉,我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就拎起背上,胳膊差点被甩得脱了臼。胖子说我吃饱了撑着,其实我恨不得他们最好把自己的内裤也一起塞进来,想穿的时候再乖乖跑过来找我。

闷油瓶走在了最前头,师徒二人紧随其后,我本身殿后,但是走着走着就和胖子一起跟他们三个脱了节。上坡的山路越来越陡,有的地方要攀着岩石才能勉强上行,我握着一把短刀扎在硬土里借力,总算是跟上了前面三个人...

【瓶邪】后沙海笔记 16

十六、隐瞒


说完这些,闷油瓶没有再说话。我和他霎时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我知道这就是他想告诉我的所有事情了,虽然没有明说这些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通过许许多多的暗示,我还是明白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很多结论我都可以通过细节推敲而得,对我来说这早就不是一个缺乏经验的过程,闷油瓶一开始没有交待清楚时间,其实只是不想对我的思路产生误导,故事和幻境没有关系,这才是他真正想告诉我的。


听他说话真心累。我在最一开始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到现在已经快要完全崩塌了。他说自己在山路上遇到了一群劫匪,遭人暗算被扛进了村子,这是故事的开端,但是仔...

【瓶邪】后沙海笔记 15

十五、八十年前的设计图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们很可能死于一个阴谋。

这应该就是闷油瓶想要表达的意思。故事表面上是他出其不意地被人陷害了,但实际上却是有第三方的势力在背后操控着一切。他没有明说,是因为隔墙有耳,刚才他那些动作上的小细节都被我看到了。

这让我很难不往姓汪的那群人的方向想,像这样一种有着强烈控制欲的群体,习惯于把触角埋在地底,再通过根茎形成联系,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他们以这样的姿态生存了接近两千年,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力量仍然没有消减,靠的正是远离一切纷争,却又无事不在掌控之中的能耐。不同于张家,他们没有兴衰这一说。

闷油瓶在故事里提到的蛇,毫无疑问就是不久前小张哥和那位墨师的主角。它的重要...

【瓶邪】后沙海笔记 14

十四、闷油瓶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是在八十年前,前因后果闷油瓶交代得相当模糊,听得出来,这并不是一段早有准备的叙述。一段反复排演过的叙述,在逻辑和流畅度上都应该是无懈可击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现在的闷油瓶似乎还处于零散信息的整合状态,很多重要的细节都被他忽略了,我没有问,只是闷声不吭地听着,从他对一些东西的描述,我能够推测,那确实是发生在八十年前的事情。

我曾经摄取过很多蛇毒中残存的信息素,它们一般以某个人的记忆的形式存在,而由于蛇自身的代谢与调节,毒素内的信息本身就存在着不稳定的情况,所以当我读取它们的时候,往往看到的都只是许许多多的记忆碎片。这都是闷油瓶在最初给我留下的线索,我不遗余力地把它们归为...

【瓶邪】后沙海笔记 13

十三、吵


“回去?干嘛要回去?”我皱眉道,“我这才刚出来没多久,屁股还没坐热,现在回去也睡不着啊,况且你难道不是……”


话还没说完,闷油瓶就打断了我:“我不是说这个。”


那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闷油瓶会打断别人说的话。放下了手里的碗问道:“你想说什么?”


闷油瓶轻轻叹了口气:“吴邪,你现在不应该在这里。”


我一愣,这才发现这家伙说的“回去”,完全不是我想的那回事,心里顿觉一凉,但又觉得有点好笑——之前才说过跟着他没问题,没过多久就翻脸不认人了?


“那我现在应该在哪?西藏?新疆?还是继续窝在杭州打听你的消息?”


“你有你自己的计划,你应该最清楚,这与我...

【瓶邪】后沙海笔记 12

十二、附加条件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放心了。刚才我一度以为闷油瓶会直接跑过来,趁我还没把话说完,立马把我打晕,为此我连语速都调快了一些,但没想到他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任由我把话说完。我稍稍侧头,再次留意了一下他的表情,我已经把话放出来了,在那群人眼里我就是图谋不轨之人的其中之一,说的话同样有着一定的分量,所以接下来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闷油瓶一定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什么都没去做。我不知道我的擅作主张能够扰乱他到何种地步,但是从他的表情以及眼神,我都能感觉到,我蹚中地雷了。


中年人半信半疑地看了看闷油瓶,见他没什么反应,回过头对我道:“汉人,总是想用少的来换取多的,...

© 林檎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