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檎碳

暂时封网,各位有缘再见啦

【瓶邪】荒沙之冢(沙海背景,慢热,正剧向)

时间线为沙海三两年后,即2016年,老张已出门。

不涉及解密,但涉及阴谋。

吴邪失忆梗。

文笔渣,请轻拍。

=======

引子


林龙是一名资深的专业摄影师。

 

1977年,他35岁。那一年,文化大革命接近尾声,中国重新恢复了高考制度。作为众多大龄考生的其中一员,林龙成功地在万里挑一的选拔中考进了大学,并在心仪的影视专业里潜心学习摄影。十几年过去了,如今,他已经是某知名地理杂志的首席摄影师,在杂志上拥有着自己的摄影专栏,并多次荣获国家级奖项。为此,众多科学院、研究机构以及知名爱好协会就曾经多次对林龙发出邀请,特约他为摄影师,与组织带领的考察队一同参与考察活动。

 

这一次,他也以同样的身份,参加了一次新疆东南部的沙漠科考活动。

 

夜幕开始在这片沙漠降临,极大的昼夜温差让所有的科考人员猝不及防,穿着单薄的棉布衣服,在乱风挂起的尘沙中哆哆嗦嗦地支起帐篷。

 

政府的支持给他们带来了远算不上富足的年代下近乎天文数字的资金,所有的装备都是不计成本的昂贵。林龙缩在厚厚的睡袋里,百无聊赖地看着摄像机内的照片。帐篷外的专家教授们还在为最终目的地的定位而焦头烂额,吵得不可开交,林龙“啧”了一声,塞上了胶质耳塞。

 

照片大多是沙漠和戈壁的景观,极少数有人入镜。林龙一张一张走马观花地看了过去,渐渐地开始有了困意。这些照片,随便抽出一张都能刊登杂志,毕竟在这样雄浑壮阔的景观之下,再配以专业的摄影设备,即便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也能拍出不错的照片,更别说林龙本身就是专业级别的摄影师了。

 

最后一张是与大部队会合之前难得的集体合照,林龙随意扫了一眼,准备关机睡觉。但就是这么漫不经心的一瞥,却让他久久地顿住了。

 

他突然发现这张照片很奇怪。

 

林龙立马把照片放大了两倍,影像顿时变得模糊,他盯着屏幕,第三次数了一遍人数。

 

依然是十个。

 

这个数字本身没错,林龙很清楚他们属于科考队的第四分组,相当于整支队伍的后勤部队。他的手上有一份队长交给他的人员名单,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每一个分组的成员信息,他有数过,一共是十个人。

 

可他清晰地记得当时拍下这张合照的人,就是他自己。

 

按理说,出现在照片里的人应该只有九个才对,但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照片上的人数的的确确就是十个。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唯物主义者,林龙不相信那些虚幻怪诞的灵异现象,他只能确认,有一个人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混进了队伍。

 

这片沙漠,早在五六十年代就开始声名远扬,众人传言沙漠底下埋藏着一座古城的遗址,据说是汉代的古墓。当时中国几亿人闹饥荒,民不聊生,饿殍遍野,一些出生于农村的青年为了摆脱窘迫的困境,只好成群结队穿行沙漠,渴望能找到那一座传说中的汉代古城,掏走一些价值连城的古物饰品,通过非法渠道当卖出去。

 

然而,让人唏嘘不已的是,他们再也没有回来。随着失踪人数的逐渐增多,这件事情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有人说他们全部死在了那里,有人说他们其实回来了,只是沙漠底下的古城遗址埋藏着的一种放射源让所有接近他的人变成了一种肉眼不可见的异类生命,更有甚者还提出了那里是平行宇宙的交错点……各种想法千奇百怪众说纷纭,原本死寂的沙漠霎时成为了充满神秘色彩的秘境,“沙冢”这么一个名号,逐渐在民间流传了开来,而政府,也在这种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开始有所作为。

 

因此,调查失踪青年的去向,是本次科考活动的唯一目的。

 

林龙盯着相机里的那张照片,心里还是不住地开始产生一些怪异的想法。

 

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荒无人烟的沙漠,每一个细微的生命特征都会被无限放大,要是多出来的那个人真的存在,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除非……想到这里,他终于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他颤抖着手指继续放大照片,心里突然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提议众人摆出一个背对镜头、面向夕阳的姿势。照片里的每个人都穿着清一色的长衫长裤,除了个别女同志背后梳起了马尾,其他人林龙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他把相机搁在了地上,拔掉耳塞,迅速地从睡袋里钻了出来。既然照片上看不清,那就直接当场验证。他知道与接近两百人的大部队会合后,清点人数会变得更加困难,但是只要掌握了基本的数据,人数再多都能达成目的。他必须要在今天搞清楚这件事,否则,以他的性格,他今晚很可能会无法入睡。

 

前不久的嘈杂声好像突然消停了,四周变得十分安静,林龙隐约觉得不妙,缓缓拉开了帐篷的拉链,上半身从缝隙中探了出去。

 

漫天的风沙中,一个人影都没有。

 

林龙倒吸了一口凉气,无形的恶寒从脚趾窜至了大脑。他没有处理这种突发情况的经验,一时之下,他方寸大乱,疯了似的一边喊着队友的名字,一边把几十个帐篷一一掀开。帐篷灯在空中左右摇摆,军用水壶和干粮堆列在地,压在一颗石头底下的地图做满了标记,潦草的字迹和公式分明来自于一场持久的争执。

 

一切都是无比熟悉的场景,但是场景内的人却在一瞬间凭空消失了。

 

林龙伏跪在沙地上喘着粗气,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扑面而来。他目光无神地看着手掌旁边的裸岩和随风而动的沙石,猛地发现从自己这个方向开去,竟然留有一串串脚印!

 

肯定是他们留下的!

 

林龙脑门一轰,来不及多想,紧张和恐惧让他下意识地作出了反应。他沿着快要被风沙销蚀的凌乱脚印,摸爬带滚地了一路跑了过去,身影最终消逝在了席卷天地的暗灰色尘沙中。

 

至此,一支两百人的科考队像所有前往这片沙漠的青年一样,以失踪的原因记录入案。

 

本以为事情又要以这种令人失望的方式结束了,但是在事发的一个星期过后,变故再次突生。有人坦言自己在夜深人静之际,连续几天发现林龙生前所居住的卧室仍然亮着灯,一个形似男人的身影映在了雕花的玻璃窗上,端坐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

 

迫于压力,警方参与了受理。他们秘密派遣了三名特警在深夜之中潜入林龙的房舍,对每一个角落进行了彻底的检查。结果却发现,这间屋子里所有的日常用品、零星物件,以及老式的家私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根本没有近期居住过的迹象。

 

这样一来,所有的恐慌和纷乱似乎都变成了一场闹剧。几经商议,特警们决定终止搜查行动,向上头如实报告情况。但是,在他们大摇大摆地从林龙的房间正门里走出去的时候,一样东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一块几近半门大、映透着暗红色的玉佩被正正地挂在了房门的外侧。


============

心细的读者应该一下子就能发现,其实文中的沙冢就是罗布泊ww

双鱼玉佩只是一个线索,不涉及背后的真实故事,毕竟坑太大orz

评论(1)
热度(297)

© 林檎碳 | Powered by LOFTER